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 > 玄幻灵异 >

全帝国都在撮合我俩 作者:狂渚(上)

发布时间:2018-10-12 10:35 类别:玄幻灵异

甜文星际生子情有独钟
 
文案:
结束了长达二十年的系外远征,万众瞩目下海伯利安·莫尔斯上将回到首都星,接着便在国会上被当场检测出同科学院首席研究员昆特·珀西信息素100%相融。
帝国最优秀的alpha和最出色的omega!天作之合!举世瞩目!
全帝国都沸腾了。 
会议结束后两人被无数疯狂的记者堵在门口:“请问两位打算什么时候结婚?”
昆特:“不,其实——”
记者:“您以后想要几个孩子?喜欢小alpha还是小omega?帝国人民已经发起了关于您的长子的姓名投票,您觉得哪一个比较好?”
昆特:“其实我是个不婚主义者——”
海伯利安:“三个吧,你觉得格兰特这个名字怎么样?”
昆特:“……”
 
鲜有人知道海伯利安在还是军校生时就暗恋着omega学院里和他同级的昆特。
当战火席卷而来,雪夜里他留下AO结合申请表和一个吻,告诉昆特“不要等我”,悍然率军出征。
二十年后,他光荣凯旋,昔日恋人依然如故,等待与他再续前缘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Alpha老狼狗上将攻X Omega外冷内软研究员受
追撩宠三位一体,双向暗恋转明恋,破镜重圆,互宠。
主攻,有生子情节
 
内容标签: 生子 情有独钟 星际 甜文 
搜索关键字:主角:海伯利安,昆特 ┃ 配角:汉森尔顿,康纳 ┃ 其它:
 
 
 
第1章 凯旋
  海伯利安·莫尔斯睁开双眼,深蓝色的眼眸有一瞬间的涣散,他忍受着从骨髓深处蔓延出的疼痛,咬紧牙关,英俊脸庞的线条刚硬犹如斧凿。圆形悬窗外,数颗星球闪烁着幽绿或湛蓝的光芒,如同黑色幕布上镶嵌的彩色玻璃球——那是被荧光菌丝覆盖了所有表面的死亡星球。
  他静静地望着这些漂亮却死寂的星球,它们从二十年前开始远征时,或是更早的时候就一直代表着帝国星域的边界,直到现在,他终于从“幽灵”厄忒斯和盖洛虫族的手中收复了帝国所有的沦陷区。
  “将军?”副官道尔森手握注- she -器,一脸担忧地问道:“您还好吗?”
  “没关系。”海伯利安极为缓慢地一颗颗解开军服的扣子,努力不让手抖的太厉害。道尔森在这位Alpha结实的大臂肌肉上注- she -:“您必须回去了,止痛针的效果会越来越差的。”
  海伯利安沉默半晌,他本来计划趁着“幽灵”重创的时机继续前行七十八光年,清理最近的两颗地级行星,但现在看来,他可能撑不到那时候了。
  “您已经做的够好了!当初开始远征时陛下不过希望能收复罗尔兹Ⅵ星系,而现在我们直接将边境线向外推进了一百三十六个卡拉单位,已经足够了!您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冒险!”道尔森深吸口气,让自己语气不要太过激烈:“陛下早在八个标准月之前就劝您回去了,您无论是现在,还是将来,都会是帝国的英雄。”
  “不,道尔森,你知道我在乎的并不是这些。”疼痛在药剂的作用下不甘地缩回每一个细胞深处,安静地蛰伏,等待着下一次更加剧烈的爆发。海伯利安捋了捋微微汗- shi -的铂金色短发,伸手在控制面板上飞快地按了几下,悬浮屏上的景物迅速扩大,最终定格在了绯色星球上的一处。
  “盖洛虫族的主宰已经逼近成熟,到时候周边富含不定菌群的星球会是它们疯狂繁殖最好的温床。”屏幕里成千上万的低等虫族一动不动的趴在地表,密密麻麻地将地壳厚度叠高了将近二十米,但指挥室里的两名Alpha都清楚,一旦主宰的指令下达,它们就会在一瞬间从休眠中苏醒,去侵占周遭的星球。
  “可是……”道尔森眉头一皱,还想说些什么,海伯利安抬手制止了他,眼中终于浮现出了一丝可以称得上温柔的笑意。
  “不过你说得对,是时候回家了。”
  而数千光年之外,早晨9:23,帝国白塔会客室。
  “博士?”一旁的Alpha在昆特·珀西面前打了个响指,昆特迅速回神,对他露出个歉意的笑容:“抱歉,我走神了。”
  “没关系。”安德鲁·斯科特能看到昆特琥珀色眼眸中盛着自己的身影,这个发现让他不经意中晃了下神。尽管阻隔臂环隔绝了信息素的味道,但他用脚趾头都能想象出这是个怎样甜美的omega。
  “您觉得怎么样?我是说,您愿意明天和我一起去画展吗?”安德鲁眼中不加掩饰的倾慕让昆特无端地生出股愧疚,他垂下眼,轻声道:“抱歉。”
  不需要更多言语,安德鲁已经明白了昆特的意思,尽管非常不甘,但良好的修养仍让他保持着绅士风度,微笑着起身:“既然这样,那我就不继续打扰了。”
  “我送你。”昆特隐秘地松了口气,跟着站起来:“你是个很优秀的Alpha,值得更好的Omega。”
  “您在我心中就是最优秀的。”安德鲁笑了笑,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攥着,衣服遮挡住的阻隔臂环上代表着信息素浓度的数字不断波动:“但无论如何,我都衷心希望您能早日找到自己的另一半。”
  昆特目送Alpha离开,飞行器启动带起的风吹过发梢,春日早晨的阳光在他脸上投下斑驳树影。一直到飞船彻底消失在视线中,昆特才将双手抄进衣兜,转身走进白塔。
  刚上二楼他便碰见了安洁丽塔,这位白塔负者人一看到昆特脸上的表情就什么都明白了,她一脸崩溃地摊开双手:“天哪昆特,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七个了,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你告诉我啊!就算是联邦总统我都能给你绑过来,你说,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Alpha啊!”
猜你会喜欢....